您的位置:首页 > 登巴故事

自由自在的旅行,简单快乐的生活

--登巴的故事


1

“你是不是藏族人,家在哪里?”这是所有到登巴客栈的朋友问得最多的一句话。
我说,我是汉族,也是藏族,家在丹巴。
这只是一个表象,当我第一次走进美人谷丹巴的时候,我就发现,这就是我梦里故乡,这里有我的兄弟姐妹和乡亲。
在这片草原跟森林相接的美丽乡村,我心已永留。
2
十二年前,当所有人都反对我去康定时,仅有一个人支持。
老师给我留言,如果你愿意每天喝两碗粥写一点诗的话,你就去吧!
于是,一位二十岁的小伙背着沉甸甸的两箱书籍,只身一人坐三天的班车来到康定,开始了人生的十年。
之初已渐渐远去,却如影子在眼前跳跃。
3
十三年前,那是春节寒假,我开始了一个人的徒步旅行。
从阿坝州茂县开始,花了一个月时间,徒步松潘、黄龙、九寨,一个月下来仅花费一百三十多元。那时候徒步或骑行的人还很少见,沿途得到了老百姓的热情款待,每到一处问寒问暖,友好交流,食宿全免,心存无限感激!第一次徒步,让自己渐渐学会了怎样与别人更好的交流、相处、包融、理解,积累了徒步的经验。
从九七到零七,十年间我让自己从康定到康巴,从四川到西南,再到西北。
行走,已成为我的生活。
同客栈的朋友讨论得最多的一件事是,九七年我第一次徒步,行走在路上时候,身边经过的每一个人,经过的每一辆车都会停下来,焦急的问我是不是乘掉车了,需不需要搭便车……而如今,你在路上如果招手示意或想乘车搭车,迎接你的则是呼啸而过加油轰鸣声,因为害怕你是坏人,拦车抢劫……
行走,见证了社会变迁。
4
零六年,一位朋友对我说,你应该搞一个真正的客栈,大家来康定方便。于是,在众多朋友的帮助下,找到了现在的康定老登巴客栈,喜欢她那古色古香,小院子,木房子,藏式锅庄原样。
快四年了,感谢央宗,感谢那些无数帮助过的朋友。
那时候住在客栈,体验着温暖的电炉,宁静的小屋,生活是简单而快乐的。
音乐、看书、交流,成为我行走之外的生活。
5
或许这种生活有着惊人的感染力。
零七年六月,小渭留在了丹巴,一起开了丹巴的登巴客栈;零八年一月,小兰留在了海螺沟,一起开了海螺沟的登巴客栈;同年五月,在康定又开了新登巴客栈;零九年的五月,亚丁登巴客栈营业;十月,民居接待贡嘎山登巴客栈开始接待;今年三月,新都桥登巴客栈也开张了。
这一切似乎来得太快,但却那样自然,不经意之间。
不过我却渐渐沉默,不明白自己这到底是为了什么?
6
徒步十年,历经酸甜苦辣,泪水欢笑,死生别离。
从最初的理想,到不断的变迁,再到渐渐明白,最后消失殆尽。
失去并非永远离去,得到并非一直拥有。
登巴客栈从无到有,从一家到七家,或许可以成就更多,或许会渐渐不在。
我们所能做的,就是简单快乐的活着。
7
我喜欢泰戈尔,激动于他的《吉檀迦利》。
我一直梦想于他那灵动缥缈、神秘遥远,极致的内在欢快,这将是我最初和最后的生命。
就如我写到:
生命终将过去
每天太阳会从东边升起
我内心涌动
没有停顿,只有连续的快乐和伤悲
8
住过登巴客栈的人很多,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特别的故事,对于普通人来讲,都可谓之奇观。如年过75岁的老人摩托车骑游;年过69岁的老人骑自行车走川藏;17岁北京小女孩一个人走川藏和泥泊尔……还有那些徒步的、流浪的,形形色色。
生活无所谓尊贵崇高,方式多种多样,在我们周围,都是可取舍的生命奇迹。
这是一个大家庭,故事会,在路上的家。
我们学会了彼此尊重、理解、包融,彼此爱。
9
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圣殿,去发现。
每个人心中都有深深的爱,去唤醒。
那一年,沿着那条清澈的河逆流而上,走过鲜花盛开的山坡,穿越葱绿茂密的森林,来到了你的木屋。
看见在那高高的雪山下,在那彩林环抱的小溪中,一轮皎洁的月光,伴着静静的山谷。
这就是蓝月山谷。
那一年,沿着那条弯曲的河径直走远,看到了格桑花开的草原,沐浴夕阳的霞光,来到了你的身旁。
看见你那高大雄伟的身躯,驾着蓝天下的祥云,对着我们微笑,向着远方飞奔。

这就是梦的花园。


登巴大叔/2010年

更多关于登巴的故事,欢迎登录“登巴“浏览,参与互动>>